“双减”政策下教育如何回归课堂?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21-09-15 12:07

“双减”政策下教育如何回归课堂?

重拳整治校外培训机构、发布“双减”政策、推动教育均衡化发展……近来,教育领域大招频出引发关注,教育的下一步未来走向也备受争议。

让教育主阵地回归课堂,促进教育高质量均衡化才是教育目前重力改革的方向,一系列教育变革的背后,彰显了国家对教育领域供给侧改革的决心,同时也为课堂教育信息化的发展赢来新时机。

业内认为,一方面,搭载数字教育资源的平台让远在大山的孩子们,有机会触摸到超越经济条件所限的新世界;另一方面,依托于数字教材的新型教学模式将重新变革课堂教育,让课堂教学重新回归初心,成为教育真正的“主学堂”。

校外培训引发争议,课堂教育重新回归

2021年7月24日,中办、国办公布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双减”政策明确,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和寒暑假组织学科类培训。

禁令一下,一声枪响,校外培训的现状和问题引发极大关注,全国各地陆续出台具体禁令。在此局面下,各地也在严打校外培训。有消息认为,学科培训或因此转向家庭、地下、网上等形式存在,甚至“一对一”的家教也传言会因此盛行。

就此问题,在教育部8月30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新闻发言人续梅回应指出,家长所担心的学科类培训可能转入“地下”或者家庭来开展这种违规的学科类培训,对于这种问题,教育部正在研究制定指导意见。续梅表示,下一步教育部也将出台针对性举措,指导各地进行科学鉴别,对发现的违规问题进行认真查处。

“为什么校外培训这么火热?除了家长焦虑以外,校外培训做的非常有意思也是部分原因。” 中教云数字课程教材云平台创始人兼CEO赵子莹表示,相比之下,枯燥乏味、照本宣科的课堂也使得学生不爱上课,只有将课堂内容丰富化,让学生重新回归课堂、爱上课堂,才能真正的改变现状,“而这一目的则需通过教育信息化来实现。”

数字教材平台跨越空间距离,促进优质教育均衡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的数字教材,早已不是想象中的教材电子版那么单一。乘借着互联网东风的快车,数字教材、辅助教学资源、各种课堂教学DIY工具,为西部地区带来意想不到的课堂教学变革实践。

在贵州省黔西南州安龙县普坪镇中学一节历史课上,教师孔庆芳要给学生讲《三国鼎立》,不同于以前的单纯讲述,用上了数字教材后,课堂更加多元和生动。对比曹操在京剧中的白脸形象与史书中的帝王之相,让学生思考自己心目中的曹操是什么样的人;《赤壁之战》精彩视频片段,让学生进入情境的同时探讨曹操失败的原因;一段《三国演义》片段朗诵音频,让学生据此学习三国建立的名称、时间、建立者及都城。这些多媒体素材,让学生们真正“入眼、入脑、入心”,学习兴趣和效果都得到大幅提升。

云南省昆明市棕树营小学一节数学课上,教师张仙萍要讲解图形的运动,她利用数字课程教材云平台剪辑的视频,把平移、旋转等现象给学生们直观呈现出来,还可以亲自动手对折各种图形,在实践中讨论轴对称图形的特点。抽象的几何图形,有了数字教材,让学生们印象更直观,也更深刻。

这些成果得益于教育部门的选择。2020年,云南省教育厅在昆明市西山区等地区开展义务教育阶段数字教材的应用试点工作,试点工作正是选择中教云数字课程教材云平台提供正版数字教材支撑,希望通过试点,完成全省数字教材应用试点任务。贵州省同样积极推进中小学数字教材应用试点工作,试点范围为毕节市金海湖新区和黔西南州安龙县,两地也为此举行了应用试点启动培训会。

“如今的孩子都在互联网环境中成长的一代,他们更喜欢信息化的内容呈现形式。数字教材与平台搭配的资源、功能,带来了直观形象的情境体验,精彩的视频、语音、动画以及互动游戏等,增强参与感的同时也提升了学习兴趣。”赵子莹表示,在如今高速信息时代的发展,传统的图文教材已落后,数字教材将成为新的教学工具,“富媒体教室已非常普遍,但却未真正的利用起来,普及数字教材等优质教育资源,将减少教育水平的差距,促进优质教育均衡化。”

201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中国教育现代化 2035》,其中对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丰富并创新课程教材体系,增强教材的思想性、科学性、民族性、时代性、系统性提出了要求。随着时代的发展,数字教材作用日益凸显。在教育部课程教材研究所的引领下,中教云为江苏常州、大连嘉汇、重庆江津、成都锦江等17个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实验区提供课程改革实践抓手,为实验区150余所试点学校提供以数字教材为核心引领的智慧教学创新服务,依托平台提供的丰富数字教材、数字资源和创新应用工具,全方位支撑中小学数字教材实践研究项目,探索中小学数字教材育人育才新模式。

在业内人士看来,数字课程教材平台的的本质是实现优质教育均衡化,同时也为“双减”政策下教育如何发展和改革指明了方向。“在乡镇、农村长大的孩子们,此前大多数学习体验都来自于讲台上老师的讲述,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无从想象。”一名教育行业人士表示,一方面,搭载数字教育资源的平台让远在大山的孩子们,有机会触摸到超越经济条件所限的新世界;另一方面,依托于数字教材的新型教学模式将重新变革课堂教育,让课堂教学重新回归初心,成为教育真正的“主学堂”。

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课程教材研究所课程设置中心教授李泽林也表示,数字教材是信息时代发展的必然产物,是促进教育公平、深化课程教学改革及转变育人方式、全面提高教育质量的关键。

打造优质资源共享平台,助推教育信息化

目前,通过教育信息化推动不同地区教育水平均衡化,已经成为行业共识,也在近些年得到大力提倡。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全国各地公立学校对优质教育资源和系统化服务的需求均被放大,各种各样的教育平台如雨后春笋不断冒出,也助推教育信息化步入快车道。

“平台多了,但优质内容却没有跟上,很多老师苦于找不到优质资源,费心费力制作课件,重复劳动,精力无暇他顾。”赵子莹分析表示,究其原因,一方面,教育信息化市场体量大、资源高度分散、地域性强,资源供应方不同平台之间的数据、信息等无法打通;另一方面,学校的学习系统、教务系统、管理平台也都是各自为战,形成信息孤岛,这些均在阻碍通过信息化手段促进课堂教学真正落地。

从国家层面来看,数字教材被认为是促进教育改革必下的一步棋子。《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中提出,加快信息化时代教育变革,创新教育服务业态,建立数字教育资源共建共享机制是我国教育现代化战略目标之一。而数字教材在所有数字化课程资源中起着统领作用,是破解教育信息化应用融合“最后一公里”问题的关键。

在此背景下,基于国家课题打造的“中教云数字课程教材云平台”于2020年6月正式上线。作为以数字教材、教学资源为抓手的智慧教育综合服务平台,新模式精准切中行业痛点,打造优质教育资源的共享平台。

值得关注的是,数字课程教材平台上线后,已在山西、宁夏、江西、云南、贵州、山东、四川、重庆等多个省份落地,并为多个国家智慧教育示范区提供支持和服务。到2020年底,平台已经进入近万所学校。

目前,数字课程教材平台的核心业务已布局完成。不仅获得主流出版社原版数字教材的授权,接入了人教版等多个版本数字教材,还聚合了不同品类的上百家优质教育资源提供方,成为国内版本覆盖全面、类型兼容多元、资源融合丰富的数字教材综合服务平台。其中,清华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人教社、高教社、101教育集团等著名教育机构,均成为了该平台的重要合作伙伴。

(责编:赵竹青、陈键)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